癲癇高中女生跑超級馬拉松橫越美國!


派蒂,向前跑! Run Patty Run



   
  派蒂·威爾森在年幼時就被診斷出患有癲癇。她的父親吉姆·威爾森習慣每天晨跑,有天戴著牙套的派蒂興致勃勃地對父親說:“爸,我想每天跟你一起慢跑,但我擔心中途會病情發作。” 
  她父親回答說:“萬一你發作,我也知道如何處理。我們明天就開始跑吧。” 
  於是十幾歲的派蒂就這樣與跑步結下了不解之緣。和父親一起晨跑是她一天之中最快樂的時光;跑步這段期間,派蒂的病一次也沒發作。經過幾個禮拜之後,她向父親表示了自己的心願:“爸,我想打破女子長距離跑步的世界紀錄。” 
  她父親替她查了金氏世界紀錄,發現女子距離跑步的最高紀錄是80英里。當時讀高一的派蒂為自己訂立了一個長遠的目標:
“今年我要從橘縣跑到舊金山(400英里);高二時,要到達奧勒岡州的波特蘭(1500多英里);高三對的目標在聖路易市(約2000英里)
;高四則要向白宮前進(約3000英里)。” 
  即使派蒂的身體狀況與他人不同,她仍滿懷熱情與理想。對她面言,癲癇只是偶爾給她帶來不便的小毛病。她不因此消極畏縮,相反的,她更珍惜自己已經擁有的。 
  高一時,派蒂穿著上面寫著“我愛癲癇”的襯衫,一路跑到了舊金山。她父親陪她跑完了全程,而她做護士的母親則開著旅行拖車尾隨
在後,照料父女兩人。 
  高二時,她身後的支持者換成了班上的同學。他們拿著巨幅的海報為她加油打氣,海報上寫著:“派蒂,跑啊!”
(這後來也成為她自傳的書名)。但在這段前往波特蘭的路上,她扭傷了腳踝。醫生勸告她立刻中止跑步:“你的腳踝必須上石膏,
否則會造成永久的傷害。” 
  “醫生,你不瞭解,跑步不是我一時的興趣,而是我一輩子的最愛。我跑步不單是為了自己,同時也是要向所有人證明,身有殘缺的人
照樣能跑馬拉松。有什麼方法能讓我跑完這段路程?”醫生表示可用黏劑先將受損處接合,而不用上石膏;但他警告說,這樣會起水泡,
到時會疼痛難耐。派蒂二話不說便點頭答應。 


  派蒂終於來到了波特蘭,奧勒岡州州長還陪她跑完最後一英里。一面寫著紅字的橫幅早在終點站等著她:“超級長跑女將,派蒂·
威爾森在17歲生日這天締造了輝煌的紀錄。” 


  高中的最後一年,派蒂花了4個月的時間,由西岸長征到東岸,然後抵達華盛頓,並接受總統召見。她告訴總統:“我想讓其他人知道,
癲癇患者與一般人無異,也能過正常的生活。” 


  多年以前,我曾在某個研討會上提起派蒂的故事,會後有個塊頭高大的男士來找我,他眼中充滿淚花,緊緊握著我的手說:“我叫
吉姆·威爾森,你剛才提到的就是我女兒派蒂。”他告訴我,由於派蒂的努力,他們已籌措了大筆基金,預備在全國各地建立19所癲癇
治療中心。 
  如果派蒂·威爾森都能有這樣的成就,那麼身心健全的我們不是應該有更大的發揮



  在不幸中所表現出來的勇氣,通常總是使卑怯的心靈惱怒,而使高尚的心靈喜悅的。 
          ——盧梭 

創作者介紹

迷霧之光索

雞音莊家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