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馬勇將原本病夫-1        2nd更新2010/0403



 


討論:


改善氣喘-練長跑成功停吃氣喘藥,不僅有許多實例可證明,也是有學理根據!


由生理學&病理學來看:


1.排痰:長跑中呼吸頻繁,協助排除肺部寒氣&頑痰
2.助心:長跑腿力協助心臟壓縮,血液循環改善
3.交感:長跑糾正身體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失衡現象
4.放鬆:長跑震動讓身體繃緊部份肌肉放鬆
5.悅情:長跑讓不良心情掃除,肯定正面心情進場!
6.助排:長跑震動讓流汗與大小便.吐氣等排洩身體廢物更加順暢=加速排毒
7.助消:長跑消耗熱量,也有助於消化吸收


8.帶氧:慢跑慢慢提升紅血球數量與帶氧量,猶如高山適應缺氧環境
9.長春:長跑必須配速不過快,年過半百仍然可以持續長慢跑運動!
...


 


臨床實證:


我是幼年百日咳變氣喘,打針吃藥加噴劑,五專已百藥無效,避黴菌發酵等過敏食物無效.


過敏流鼻水需換毛巾吸乾或用臉盆裝,最後靠每天清晨跑高雄工專到大貝湖來回6KM擊退它!


 


當兵時,也看到青年戰士報有刊有人長跑癒氣喘!


...



齋藥:


*竹科女主管 寧不戀愛也要超馬 2010/0325聯合報  
 
在新竹科學園區任女主管的賈魯歆,為改善氣喘練跑,竟跑出興趣,
短短三年戰績輝煌;去年在希臘超馬賽中抱回女子組冠軍,
日前參加花東縱谷國際超級馬拉松,通過惡劣天氣考驗,是唯一跑到終點的女選手。


34歲主任工程師,也是台灣最年輕的超級馬拉松選手。
寧可不談戀愛、不成家,就是不能放棄超馬,即使跑到腳瘸了也在所不惜。
目前單身,外形白皙清秀,身材瘦小,顛覆一般人對運動員的刻板印象。
她每天清晨四點半起床,到清華大學操場跑卅圈才去上班,
每周六到竹東國中接受教練指導,還到五指山練跑山路。
近七旬的父母一路相陪,受女兒影響也愛上跑步。


三年前參加ING國際馬拉松活動,抱回第四名讓她好驚喜。
後來開始挑戰超級馬拉松,卻在東吳大學12小時賽中跑到胃出血;
醫生叮囑她暫時不能跑步,她偷跑出門,父母親雖然生氣,也被她的運動精神感動。
超馬比賽經常24小時沒閤眼,對體力和意志力是一大考驗。
去年代表台灣到希臘出賽,跑20小時,原本對她怒目相視的比利時選手,
突然伸手和她握手,並說「妳表現很好」,瞬間化敵為友,那一刻她畢生難忘。
她披著國旗跑到終點,是女子組冠軍
 
評論:


長跑比賽勝負重要,交朋友更重要!


 


* 賈魯歆長跑中 具體而微 洞見人生 科技生活點名簿107期



 


賈魯歆常到清大操場練跑,賈爸爸和媽媽也相陪;


賈爸爸說,魯歆練跑,不僅改變自己,也影響親朋好友,
可說有四好:


1.凝聚情感;
2.鍛鍊身體;
3.四處比賽兼觀光;
4.速寫風景,特別是我有畫遍台灣大城小鎮的夢想,想累積千張以後開個展,
從前覺得很難做到,現在反而容易多了


園區長跑風氣鼎盛,晶圓雙雄都曾辦馬拉松賽事;
財團也都樂於贊助全程(42.195公里)、半程(21公里)等項目,一年到頭大小比賽不斷,
獎金豐厚、獎盃考究、媒體關注、參與民眾和啦啦隊踴躍,宛若嘉年華。
超過42.195公里的超級馬拉松就顯得安靜許多,
大家較為熟知的可能有不斷在極地長征的林義傑,
去年8月參加法國18天1150公里超馬賽負傷跑完全程,卻導致截肢遺憾的超馬媽媽邱淑蓉。
目前台灣跑超過190公里的女性選手,僅有5名,
排名第5的就是今年在希臘第四屆超級馬拉松嘉年華24小時項目跑出193.052公里賈魯歆,
表現超乎眾人的期待。
66年次的她,是國內超馬最年輕的選手,但她並非科班出身,大學讀的是食品科學,
並到北大文學院藝術研究所鑽研國畫,現在任職於矽成ISSI的QA部門,
也在交大讀材料科學。


從小患有氣喘毛病,向來就不是活潑好動的小孩,卻因此喜歡看各種體育競賽,
尤其深受'運動家精神;公平、公正、公開,克服挑戰,超越前人寫下的紀錄'所感動。
高中班導師為鍛鍊這群升學班女學生的體力和專注力,要求她們跑步,
一開始是全班一起行動,但能從高一到高三都按照老師要求跑下來,唯她一人。
高三時老師替她報名參加縣運10,000公尺比賽,她起初非常擔心自己能否完成,
老師認為她是一個有毅力的孩子,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,好好去跑就可以。
沒想到後來僅輸給一個田徑隊的女生,拿到第2名。
再參加比賽是進入職場後,馬拉松跑齡從2006年底算起,迄今參與過的賽事:
17場全程馬拉松、6場半程馬拉松、15場10至15公里比賽;
超級馬拉松的部份則有1場台南46.5公里、2場台北與高雄50公里、花蓮100公里、
1場東吳大學的12小時賽,以及首次參加的24小時賽。
不太喜歡出去玩,卻因為參加這些比賽,北至宜蘭、東至花蓮、南至屏東、金門


萌生練超馬的念頭,是在跑完花蓮的100公里後,花9個多小時跑完拿到第2名;
但在跑東吳大學的12小時賽時,她卻在比賽中胃出血,邊跑邊吐血塊,還吊4瓶點滴
,最後僅跑97多公里,得到第2名。好像跟第2名特別有緣!
當有狀況時,身體自然會告訴你,因此在訂定目標前也須衡量自身的健康狀態。
經過半年調養,直到要去希臘參加24小時賽前,她的血紅素仍然沒有回到正常數值,
但帶隊老師也沒有給她任何壓力,抱持增廣見聞的心態即可。
每年比賽在過完農曆年後登場,這時希臘的氣候較為宜人,但早晚溫差仍大。
今年場地是在雅典郊區的手球館舉行,繞著跑1周1公里,並須經一段400公尺碎石子路,
即便是經驗老到的跑者也會因此影響表現不如預期。
這種國際賽事對A級和B級選手的最低要求分別是200和180公里,
賽前其他選手也建議賈魯歆能夠達到180公里就好。
配速會因個性、習慣等而有所不同,她了解自己一旦停下腳步要再啟動並不容易,
為了在24小時內,不能停下腳步,而做些準備:
希臘的白天很熱乾燥,晚上很冷、風也很大,替換衣物要備足。
跑到一個限度後,腳會痠疼且膝蓋會因風速及不斷震盪而疼痛,此時須幫腳踝
、小腿、大腿和膝蓋做一些鬆弛及紓壓的動作。
還有未免突發狀況發生,一定要攜帶一些必備的藥品及針對自己曾出現過症狀
所配的藥物。最後就是補給,攜帶自身習慣的食品。


真正進入比賽,賈魯歆和另一個比利時選手始終維持2.5公里的差距,比到20小時,
兩人交會的瞬間,突然彼此握手,互相說「妳表現很好」。
那真是一個奇妙的邂逅,在那個時刻以後,她服氣我的表現,而我也尊重她的表現,
有種霎時化敵為友,惺惺相惜的感覺!
之後比利時選手跑跑停停,而賈魯歆則持續向前衝刺,
其實可以保持速度就好,但我想試試自己有多大能耐。
看到女兒盡力的表現,賈爸爸反倒希望女兒就算身體不舒服也要堅持到比賽結束;
像自己為了理想,永不放棄的挑戰。
確定奪冠後,還披著國旗跑了2圈,當下真是很感動!
比賽結束後,賈魯歆倒頭睡了半天,就和爸媽在場邊速寫及幫忙參加其他項目的選手補給
,也趁空檔參觀古蹟、博物館、美術館等。
超馬在外人眼中或許覺得寂寞,事實上也要付出難以想像的時間和心力,
如果相關知識貧乏或暖身、收操動作不確實等,都容易造成身體不可逆的傷害;
對女生來說,曬黑也是很討厭卻無法避免的部份。
倘若通通將這些不利因素考量在內,卻仍願意跑的話,這就是興趣。
她很能享受長跑獨處快樂,自己價值何在,過去有何需檢討之處,未來又將如何改善…
這些嚴肅的事情,利用跑步靜下心來的時刻專注思索,一點兒都不會無聊。


註:比賽完後,發生烏龍事件,原以為拿下第1的賈魯歆後來被告知排名第2,
還有一位從頭到尾未在電腦螢幕顯示姓名,但確實有報名的跑者,比她多跑8公里。
24小時賽和7日賽是在同一場地、同時起跑,雖然覺得這位跑者的配速有點怪,
但大家都以為她在跑7日賽,所以也沒提高警覺。
我知道她是非常有經驗的跑者,輸給她也沒話說,可是就算在比賽結束前1小時
讓我知道她有參賽,也好過於全然被蒙在鼓裡!
賈魯歆在頒獎典禮後將第2名獎盃退給大會,若大會不對作業疏失做說明,
她寧可不要這肯定。
後來在領隊老師也是大會委員的交涉下,拿到復刻第1獎盃,
她原以為這是大會最後決定的處置,大會官網排名仍是第2,萌生「我到底是第1還是第2」
的疑問,領隊老師;大會基於鼓勵新秀的想法而頒給她復刻第1獎盃,
但賈魯歆對這樣“名實不相符”的作法無法苟同,仍希望領隊老師持續和大會交涉,
給個說法。
或許這件事會這樣就無疾而終,但從自身及協助隊友補給的經驗,
讓她知道未來可以做的是行前徹底了解競賽規則,以及儘可能保持警覺,
避免因為無知所造成的遺憾。


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態度比名次還重要
如果沒有12小時賽胃出血的痛苦,不會有24小時賽的『謹慎』,
因為這份謹慎,讓我不致有心無力,潛力得以發揮。
其實她現在每次比賽前,左腳都要套上護環,這是參加風城盃馬拉松的後遺症,
當時初生之犢不畏虎,遇到下坡,貪快衝刺,從此只要跑步,髖骨就會凸出來。
這時才能理解何以有經驗的跑者不會為他人所動,也養成事先勘查場地的習慣。
現在參賽的心情已是不同層次,「看看別人、想想自己」比重更多,
也因此和更多同好變成朋友。


有了風城盃馬拉松的經驗,在台南跑時更謹慎,才會注意到地上的蚯蚓,
趕忙將牠放到路邊,雖然因此從第6名變成分組第1,但也讓蚯蚓不致成為他人腳下的冤魂。


在桃園跑時因沒事先弄清楚比賽舉行的場地,等從市區趕到新屋鄉的綠色走廊時,
比賽已經開始1.5小時,明知不會得名,賈魯歆卻還是整裝出發,
路上遇到相識的朋友還以為她狀況很好、一馬當先,殊不知她才剛起跑,
後來大家得知她晚到卻仍決定跑完時,莫不對她的運動家精神讚譽有加。
最大的敵人是自己。當自己想偷懶時,會自責,可是當局者迷時,就需智囊團及時示警,
像這次淑蓉阿姨會發生意外,我認為是受到盛名所累,她的身體一定有感覺到異樣,
只是不忍讓別人失望!
經過這次事件,也突顯隨團醫護人員的重要性,
但像這次參加希臘超級馬拉松嘉年華,卻仍礙於經費,而無法有醫護人員隨行。
看到一有不對勁,就會勸說要不要先停下來;一開始她也聽不太進去,
但她知道這是我們對她的愛護,所以慢慢就能接受。我覺得運動很好,
我們也因魯歆帶動而試著參加短距離比賽,但這都是要基於促進身體健康前提下進行,
絕不能因此而造成不可逆的遺憾。


接觸長跑以來,賈魯歆覺得心情更平靜,生活也更單純樸素,並且更愛一路相挺的爸媽;
工作上,以前覺得效率優先,現在較注重持久性。自己個性本來較堅持固執、剛正不阿,
很適合跑馬拉松,卻也比較不諳人情世故。
到矽成工作原本是要做研發,但面試她的副總建議做QA,QA是要找人麻煩,
但老闆告訴我那是層次最低的QA,最高層次是發現問題,加以解決,
他認為我很有潛力,應該試試!
證明,當她認為這樣做對公司、合作夥伴都好時,就算追蹤個一年半載也絕不鬆懈,
我會和對方討論出解決的時限,一旦對方如期改善,我不會囉唆;但如拖拖拉拉,
我的盯督也不會無疾而終。
她常會和同事、主管、合作夥伴分享和運動精神有關文章,參賽經驗,而獲得更多理解。
一開始當然沒什麼回應,可是隨著相處時間變長,看著她辦公桌上的獎盃獎狀變多,
有人主動問說:該怎麼跑?
對於喜歡其他運動的人,她也會分享自己的知識和心得,並相互打氣。
就算累積了目前小小的成就,也沒什麼好驕傲的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,學著去欣賞,
也是長跑帶給我的心境轉折。
除自己持續長跑外,賈魯歆也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培育更年輕、非科班出身的選手,
這次去國外比賽,看到日本團有世代交替的味道,反觀我國,卻有很嚴重的斷層;
若能享受孤獨、不為名利所惑,年輕選手不見得無法吃苦。
退休以後,除四處長跑外,她還要速寫運動的力與美,在藝術領域精益求精。
,長跑距離可長可短、速度可快可慢,從中可見人生縮影,當然長跑亦可替換成
任何一項事情;生命的意義何在,就看你如何設定目標、力求貫徹了! 


評論:


跑步時救蚯蚓 不殺生 很棒!
她應該也是飲食不殺生=不吃肉魚蛋奶!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迷霧之光索

雞音莊家G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